Möbius Ring1

 

 

 

       

  這天是成步堂的生日。

  一張開眼睛,成步堂的睡容便輕易地躍入眼瞼。

  自從被成步堂告白以來,只要情況許可,御劍便會到這個既是事務所也是所謂的家的《成步堂萬能事務所》留宿。

  並沒有叫成步堂到自己的家,一來,主席檢事的工作實在有太多不安定的因素;二來,擔心被留在家裡的美貫君;至於成步堂舉家遷居到自己家的計劃之所以沒有實行,同樣身為男人的御劍不是不明白甚麼叫男人的自尊心作祟。

  所以只好自己送上門。

  話雖如此,即使睡在同一張床上,二人的關係好像還維持在八年前的階段,除了有時候他會親暱地拉拉自己的手、抱抱自己以外。

  御劍 怜侍•34歲•男•主席檢事,開始思考著一般交往的進展是怎麼樣的。

  難不成要自己作主動嗎?

  有時候成步堂會很冷漠,對自己的態度客氣得過分,要不是問他要甚麼生日禮物時,他毫不猶豫地回答說『當然是,御劍怜侍了。』,自己幾乎要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喜歡著自己。

  說不定他對一成不變的自己膩了。
  說不定他對自己失望了。
  說不定打從一開始他對自己抱持著的感情根本只是友情。

  不安與迷惑,只要待在這傢伙身旁,這些情感使會侵襲自己。

  御劍凝視著那個讓自己深陷不安的始作俑者。

  那是一張帶著少年般的稚氣,完全看不出已經三十來歲男人的端正的臉。與他臉上所顯露出的幼小相違,充滿了苦澀。

  究竟,在他的夢裡,有甚麼讓他如此痛苦?

  不,

  其實他這八年來,一直活在苦痛之中吧。

  在極近距離下堂堂的眉毛皺了起來,御劍的胸口卻不由得揪痛起來。

  御劍從來沒那麼悔恨過。

  那些這個男人獨自承受著苦痛的日子,自己竟然沒有待在他的身旁。

  要怎麼做才能夠撫平這個男人內心的創傷?

  以冰冷的手捧著心愛的人的臉。

  成步堂,告訴我吧。


  「御…御劍?…」

  
  被自己的手冷醒的男人睜關了惺忪的睡眼,終於對焦的視線看見御劍的臉容,圓滾滾的大眼睛露出了溫柔的神色,也伸手捧著御劍的臉,笑了起來︰「早安,御劍。」

  「早安,成步堂。……還有,
   
   生日快樂。」

  成步堂稍微張大了眼睛,然後展開了帶點腼腆的笑容︰「謝謝你啊,御劍。」

  也許,深深地吸引著自己的,正是這張無邪氣的笑容吧。

  「又老了一歲呢,成步堂。」

  「御劍,你這張嘴還真不饒人。你不要忘記你也跟我同年,那時候你等著瞧吧。」成步堂猶有興味地賊笑著,道︰「話說回來,我的生日禮物呢,御劍?」

  「你這傢伙不會太不客氣了嗎?算了,倒是你還沒告訴我你想要甚麼。」

  「由始至於,我想要的只有一個。」

  深深地凝視著自己的澄瀅眼睛太過認真,御劍確知他當下要說的是甚麼話。

  「我想要的只有你一個,御劍怜侍。」

  連害羞也忘記了,御劍只是困惑地蹙著眉︰「成步堂,在物理上那是不能成立的。我與你是兩個獨立的個體,我不可能成為你的。」

  呆目注視著御劍一本正經的臉,成步堂一愣,然後摟著御劍爆笑起來︰「御劍,你這個傢伙實在太可愛了!」

  「有甚麼好笑!」御劍不服氣地翻了翻眼。

  「沒有。」湊近御劍的臉,成步堂故意使壞地問︰「就當物理上無法成立,心理上呢?」

  御劍唰地漲紅了臉,看著那張眉張眼笑的可惡的臉,羞澀地撇開了視線,鼓起勇氣才悻悻地著眼前的臉︰「即使我喜歡你,也不等於我屬於你的。」


  「那麼,
   法律上呢?」


  『法律上?』就在御劍咀嚼著成步堂丟過來的宿題的當兒,寢室門口傳來叩門聲與王泥喜那孩子的大嗓門︰「成步堂先生!要起床了!」

  活潑而莽撞的腳步聲亦步亦趨。

  「成步堂先——」一看見在床上摟成一團的二人,本來生氣勃勃的童顏僵住了,媲美成步堂的大眼睛遊離著不曉得要把視線放在哪裡好。

  記得成步堂說過不想給予王泥喜君不切實際的期望,所以要讓他認清事實,不需要避嫌。話雖如此,終究還是覺得這樣很殘忍的御劍反射性地逃了開來。

  「小兔子君你來得正好。」成步堂拉住了要逃走的御劍,把他拖下床走到王泥喜身前︰「請你來當個公證人。」

  『「公証人?」』御劍與王泥喜異口同聲地問。

  「我要跟御劍訂立契約。」成步堂順著他率性而行的性格繼續不按牌理出牌。

  「你要跟我訂立甚麼契約?」對於成步堂莫名其妙的行徑幾乎習以為常的御劍還是怔了一怔。

  「麻煩剛剛通過司法考試的成步堂先生為『契約』作出定義。」回復冷靜後的王泥喜作出合符律師的發言。

  「小兔子君,你就是不體恤一下老人家的記性嗎?(王泥喜︰成步堂先生,您少來了……)
   『契約是以雙方當事人互相對立合致的意思表示所構成的,其中包括要約及承諾兩個基本的意思表示。要約是表意人所發出,欲得到相對人承諾而發生一定私法上效力的意思表示。承諾則是針對要約所為的肯定答覆,承諾的內容必須和該要約的內容完全一致,否則即為新要約而非承諾。』」成步堂從容不迫地娓娓道來。

  「表意人是?」

  「在下。」

  「相對人是?」

  「御劍。」

  「請作出一個明確而完整的要約。」

  成步堂那漆黑的大眼睛閃著狡黠的神彩︰「御劍怜侍由此刻開始一天二十四小時內對在下,成步堂龍一的說話言聽計從,不得有違。」

  『「成步堂(先生)!」』

  「御劍,我說過我想要的只有你一個。你說在物理上不可行,我便讓它變成近乎完全成立的狀態給你看。雖然魔法的效力只有二十四小時。」

  「等一下!成步堂先生,請您記得契約不能違反普通法︰不能夠進行刑事犯罪及……」王泥喜看了御劍一眼,繼道︰「不道德性行為,等等。」

  「小兔子君,我看來像是那種趁火打劫的人嗎?」成步堂挑起了眉毛。

  「成步堂先生,我相信您絕對不會那麼做。可是,我有義務維持這項契約的公平公正性。還有一點我必須提醒您,契約雙方必須出自自願。在您的生日期間提出契約,有威逼利誘之嫌,御劍大人有權撇銷契約。」
 
  「我說,小兔子君,你究竟站在哪一邊的。」成步堂瞇起了眼睛。

  王泥喜抬起一雙凜然無懼的眼睛,義正辭嚴地道︰「我是站在法律那一邊的。」

  不管面對的是心儀的男人,還是敬重的師長,在他的正義面前,都一概一視同人,絕不徇私。正因為這種正直不阿不偏不倚的性格,他才會背負上無情無義、欺師滅祖之名。

  御劍在成步堂的眼裡看見了讚許之色。

  「即使如此,我還是想跟你訂立契約,御劍。至於接受還是不接受這種不公平的契約,選擇權在於你。」

  不曉得這個男人葫蘆裡賣甚麼藥。

  作為檢事,甚至是主席檢事,貿貿然接受這種內容不清晰不謹的協定,非常不智。

  可是,撇開身份,自己也不過是個普通的男人而已。

  想知道這個男人在盤算著甚麼、在打甚麼鬼主意。

  也許,有時候可以放下機心,冒冒險也不算。

  尤其對象是這個自己所信賴的男人。

  「成步堂,放馬過來。而且,即使理虧在你,我答允你我絕對不會銷約。」

  「那麼,我在此宣告契約成立。」
 
  聽過王泥喜的宣判,成步堂展顏一笑︰「御劍,你聽著,以下是我給你的指示。在晚上八時以前親作好一個生日蛋糕,形式材料不限。其間你是自由之身,不須聽命於我。以上。」

 

 

 

continued as Möbius Ring(2)

寫真素材來源︰
Abundant Shine /裕
http://abundantshine.websozai.jp/home/

 

 

 

後記︰


 

 

Novel    Top    Next